武昌的王女士,2001年3月,她在一家驾校报了名,并很快通过科目一考试,但科目二怎么也过不了,一因自己工作忙,二因方向感特别差,只要遇到突发情况就丢掉方向盘捂着眼睛,急得教练直叹气。就这样一直考了14年,依然没有过关。昨天中午,驾校的校长请王女士吃了一顿饭,为她不再学车送行。(4月22日《楚天都市报》)

@郭元鹏:驾校校长的一句话让我感动:放弃学车我请你吃饭,如果你拿到了驾照,我感觉对不起社会。假如所有的学员、所有的驾校都能有这种良知,我们的道路安全问题还会是悲伤的眼泪吗?

@段思平:王女士出于良知不走捷径,出于自知之明主动放弃,并非怯懦无能,而是对自己与社会负责任的表现。

@雁壹飞:很多不适合开车的人,主要是心理素质不过关。如果我们能设立驾考心理测试制度,将心理素质达不到开车标准的学员列入驾考黑名单,就可减少“马路杀手”,也能让不适合学车的人及早放弃、避免浪费时间。

@徐大发:王女士真正的看点不在“放弃”,而在于缺乏真正的恒久的“坚持”。

@继方:驾校校长请客为“最老”学员送别,其实是一种教育败笔。著名教育家陈鹤琴说 “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我想放在学开车上也实用。

@滨兵:有一个学员,每次练完车,都是大汗淋漓,经过将近两年的学习,他终于达到了合格。家人高兴地给其买了新车,但不幸的事就在半年后发生了——车毁人亡。

@贺成:即便是忍痛选择放弃,这种于自己还是于社会的负责态度,无疑就相当值得点赞。

@杨朝清:安全的公共生活,既需要法律和制度,也离不开公众对价值理性和良知的守卫。明知有捷径可走,明知有空子可钻,却不为所动,保持对规则意识和公共精神的尊重和敬畏,正是“学车14年未拿驾照”带给我们最大的启示。

@戴先任:唯驾考通过率是另一种“应试教育”。

@胡海军:生命中,我们一直在努力,也一直在放弃,每一次放弃总是伴随着痛苦,但在痛苦的放弃中,我们才更加认识到自己应该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