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曾经稳稳占据重卡区域销量三甲的市场,一个今年销量降幅近五成的重卡市场,这两张不搭界的名片,揉搓起来就是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山西重卡市场。 重卡市场寒意十足 年初,重卡行业对今年的市场走势多持悲观态度,但在政策利好拉动下,销量和同比增幅的平稳表现出乎意料。从目前情况来看,重卡行业很有可能实现63万辆的销量,超过16%的产销增幅,让多数重卡企业喜出望外。在全国重卡销量大增的背景下,重卡重镇山西市场却延续了年初的惨淡。 商用汽车新闻记者从一位熟悉山西重卡市场的业内人士处了解到:今年山西市场新车销量大幅下降,虽然今年的销售工作已接近尾声,山西市场却只交出了1.6万~1.7万辆重卡的答卷,而去年山西重卡上牌数量近4万辆。今年上半年,自卸车一马当先,以一己之力稳住了重卡市场。而山西自卸车市场却“坚如寒冰”,第一季度,该地区重卡销量仅为2000多辆,自卸车的贡献更小。 和山西市场让人大跌眼镜的表现相对应的是山西政府对煤矿安全的重视。山西煤矿在成就财富的同时也成了“夺命杀手”,频繁的矿难显然让当地政府头疼不已,干脆关门整顿。正因如此,今年上半年山西煤矿产量骤减,围绕着运煤而生的重卡销售、运输产业无法顺利启动,市场寒气逼人。受金融危机影响,山西的煤炭市场也表现乏力,煤价跌入低位。 安全检查尚未退场,煤炭价格还没上扬,一场轰轰烈烈的煤矿整合运动又匆忙登场。出于环保、资源节约等各方面的考虑,煤矿的国进民退局势已经难以扭转,但是私营煤矿主和国有煤矿在赔偿金额上一直僵持,这直接导致小煤矿不再出煤。“以前供不应求,钢厂都是拿现款买煤,供货方占主导。而现在供大于求,需求方唱主角,有些运输户直接到钢厂门口等活儿。”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但身处一个拥有众多致富神话的市场,大多数重卡经销商和用户都选择了等待和守望,只要大面积出煤,大家相信神话还会续写。条件好一点的用户以较低的价格抛售车辆,等待时机添置新车再入市场。实力弱一点的用户则只能停运,好在养路费取消减轻了这部分用户的压力。即便如此,山西的重卡保有量依然惊人。“现在山西重卡保有量比2005~2006年市场顶峰时期已经少了很多,但依然过剩。”山西祁县金骆驼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靳智龙说。 煤矿市场的低迷,苦了等待的众人。转眼到了七八月,终于有些用户按捺不住。“不少司机都沉不住气了,选择购买牵引车以图兼顾长途和煤矿运输,牵引车销售火了一阵子。9月之后,天气转凉,煤炭需求增加,煤矿的出产量有了回升,重卡市场稍有回暖。”靳智龙说。但记者留意到,和往年山西重卡经销商和用户的神采飞扬相比,今年惨淡的市场着实让他们有点底气不足。 强者愈强散户逃亡 重卡运输市场的不景气,直接导致大部分重卡用户挣扎在捉襟见肘的边缘,但也有部分用户赚得盆满钵满。洪洞县钟民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就是其中之一。然而,这部分尚能盈利的重卡用户之所以能延续财富神话,不仅凭着信誉、价格,更重要的是机缘。 早在很多年前,钟民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就承包了某国有煤矿的车队运营。“早年煤矿运输由煤矿公司自己完成,它们自己设立车辆维修和养护岗位不合算,成本高。因此,那个时候我和它们签订了长期合同,车辆和司机我出,维修养护我包,车辆调配归煤矿公司。每天煤矿公司给我们指令,几号到几号车,从哪里运到哪里。每次增加运力,都由煤矿公司提需求。”钟民运输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韩永生介绍。 对于早年间做的承包决定,韩永生非常庆幸。小煤矿纷纷关闭之后,目前洪桐县绝大部分的煤矿运输业务基本上被两三家像钟民这样有实力的运输公司承包了,散户很难介入。 为什么以往风生水起的散户逐渐失势呢?凭借灵活机动的运营模式和更具竞争力的运价,散户在重卡市场上颇有分量。出现当前的这种转变,煤炭公司也有考虑。散户运输质量良莠不齐,车况不一,出勤率不高,调度成本却高。尤其如果过度依赖散户运输,春节前后还可能找不到车。对于煤矿公司来说,选择有实力的运输公司省心、省钱。 而相对稀缺的国营煤矿运输资源,早就被对口运输车队或者企业抢占,即便是已经拿下部分市场份额的韩永生,想打入其他国营煤矿也很难成功,更别提散户了。“我认为,今后山西重卡散户从事煤矿运输的空间应该更小,重卡运输的集中化趋势会更加明显。”韩永生说。 散户的离散,也可以从山西临汾某品牌经销商陈东兴的销售表上得到体现。“年初的时候,散户至少可以占到全部用户的六七成,现在最多有三成。”而更多的山西运输散户被迫离开了当地市场。另一位重卡销售人士表示,山西相当多的散户甚至被排挤到内蒙古和陕西境内从事运输。 车辆行驶年限或延长 货运环境变化了,车辆需求也在变化。 记者不止一次听说过山西重卡用户的“不差钱”壮举:没活儿的时候把车辆贱卖,有活儿的时候直接购买新车。同时,山西重卡用户往往在新车使用1~2年后就“以旧换新”,引得河南、内蒙古等地的不少人到山西淘宝。 这一切都存在于超载的前提下。哪怕运营成本再高,也总能通过超载赚回钱。如今,这个前提被彻底颠覆。由于重卡事故频发,山西成为全国最早严格实施重卡限重55吨的省市之一,通过超载赚取高额利润的途径被堵死。“可不敢超载了,不光挣不到钱,还惹很大麻烦。”河北邢台的重卡用户刘先生常年往返山西,他告诉记者,现在宁愿“少拉快跑”,利润虽薄,多跑几趟还能挣到钱。 别小看治超,它搅动的是整个山西重卡市场。“从一定程度上看,治超拉动了一些新车需求。以前我们一辆车可以拉的活儿,现在需要2~3辆车。在差不多业务量的情况下,去年我们的车辆为100辆左右,今年已经增加到了220辆。”韩永生说。 与此同时,山西重卡的使用寿命也会更长,以前用2年就淘汰,限载之后可能用到好几年,山西重卡市场更新速度减缓。“市场的变化让不少用户一下子回不过神儿,不少用一年多就卖车的用户赔了老本,今后我们在换车之前会更谨慎。”韩永生说。 今年陈东兴还发现,一向以自卸车为主的山西重卡市场出现了牵引车的需求苗头,而且势头挺猛。“现在主销6×4牵引车。牵引车单车可以拉30多吨,而自卸车只能拉20多吨,牵引车的优势比较明显。”轻量化也被提上日程。“轻量化挂车市场比较好,一般可以省1~2吨。”陈东兴说。 暴富时代已经过去,山西重卡市场在慢慢回归理性。不论是煤矿大整合还是严治超载,山西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依然会使这个重卡市场的分量不减,后劲可期。但是,也正是由于市场环境的变化,山西重卡市场格局有望得以改变,拥有传统市场优势的重卡企业和经销商,势必要在守望的同时,认真思索市场需求的走向,并适时采取应对措施。 对于明年的市场,现在大部分经销商依然迷茫,“只有先看看11月过后煤矿整合情况如何再下结论。”靳智龙说。一位业内人士则告诉记者:“明年市场会相对稳定,不会像去年和今年一样持续半年‘静悄悄’,但是也难有突破性增长。”